目前日期文章:201208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 

DSC_0251-1

 

看著Eric忘了帶去學校的水壺,讓我憶起小學時那個迷糊的我,一個學期總有好幾次讓爸爸幫我送遺忘在餐桌上的便當,下午美勞課要用的水彩或是老師因為調課而交代要帶的課本。我媽說:「下次如果再忘記就自己想辦法!」
每當我到了學校才發現自己又粗心地忘了什麼而焦急萬分時,總會發現西裝筆挺的爸爸出現在教室的窗邊。「拔…你對我最好了。」我對著救星撒嬌。

pigox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

而且我們默契絕佳

 

春天的某個週五,學校發回通知,說是計畫在夏天來臨之前辦個校外教學,一個人的費用是500元,艾爸拿出錢包,笑著說他身上只剩400元,我大笑,轉了身和Eric說:「把拔身上只剩下400元,但學校出去玩要交500元,這樣會不夠怎麼辦?」
原本只是單純地想知道Eric懂不懂我們的幽默… 沒想到這孩子一本正經地說:「這樣…那天我就在家裡不要去好了。」

pigox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